上了天真妹妹

Author: atb987tp2017-11-07 17:18:00
我目前就讀某私立大學,父母親長年在外地工作,只有特定假日才有空回來,所以家裡只剩我和妹妹曉雪倆人互相照應。

  但是在小時候一場意外事故後,妹妹眼睛就再也看不見。

  因為看不見的關係,曉雪也沒去學校上過學,認識一些新朋友。

  所以妹妹從小到大很依賴我,而我也總是很樂意陪她玩耍,講些學校發生的趣事逗她開心,所以兄妹倆的感情是非常要好。

  酷熱的天氣,今天剛好下午沒課,我就提早趕回來陪曉雪,回到家我看曉雪沒在客廳,應該吃過中餐在房裡休息吧?我決定不吵醒她,就在沙發上躺了下來。

  從背包裡拿出路上剛買的情色雜誌,就在沙發上看起雜誌,看到書中男女肉體纏綿盡情縱慾的畫面,全身不禁發熱起來,下體開也始漸漸起了反應,我拉下了褲子一手握著老二開始自慰起來。

  下體的感覺越發強烈,嘴裡不自覺發出:「哦…哦…」

  浪蕩的聲音。

  正當我沉浸於手淫中的時候,突然間曉雪的房門打開了,原來是曉雪起床了,正往客廳的方向一步一步摸索走來,我來不及穿上褲子就急忙起身。

  曉雪出聲:「哥!是你回來了嗎?」

  我惶恐回答:「是阿,剛到家一會兒。」

  曉雪:「哥!剛才客廳裡,好像傳出什麼奇怪的聲音?」

  我裝傻的說:「有嗎?我一直在這沒聽到什麼怪聲阿!」

  曉雪:「可能真是我聽了錯吧!」

  我鬆了口氣好險曉雪沒追問下去,這時我回過神來,驚覺自己赤裸的下半身站在妹妹面前,但是冷靜下來仔細想想,曉雪的眼睛根本看不見,況且爸媽也不在家,根本無所謂。

  就在曉雪正要往沙發上走來時,被地上的背包給拌倒了,我立刻衝上前去想護住曉雪,卻一個重心不穩跌躺在地上,幸好有我墊底曉雪才沒受到任何傷害。

  我問:「曉雪妳沒事吧?」

  曉雪:「哥!謝謝你,我沒事。」

  我放心的說:「那就好。」

  這時曉雪發出訝異聲:「哥!這是什麼?好像有硬邦邦的東西頂在我的下面。」

  我往下一看原來是我的“小弟弟”從剛才就一直處於興奮狀態,欲火還未能平息下來。

  我急忙想要起身離開時,妹妹的手已悄悄然握住我雄偉的肉棒,瞬間理智完全潰堤,心中的慾火猛烈地燃燒起來。

  我露出淫邪的眼光,盯著曉雪瓜子般細緻臉蛋,烏黑的長髮向後紮成馬尾。

  再往下看,曉雪今天穿著一件白色透明的絲質襯衫,乳罩的輪廓顏色隱約能看出來,細小的乳罩快要不能包容她那隆起的雙峰,配上深藍色的短裙,令人充滿了無限遐想。我從來沒有這樣仔細的注視,沒想到妹妹已經是個婀娜多姿的絕色美女,不得不驚訝真是女大十八變啊!曉雪纖細的小手在我的肉棒上摸索著,這樣的接觸讓我全身顫抖起來,肉棒更處於極度亢奮的狀態,再無法滿足於自慰,腦子裏只想佔有妹妹的衝動。

  忽然間我驚覺,對涉世未深的妹妹來說,對性愛正處於矇懂的階段。

  加上一直待在家裡,男女間的情事一定不懂,剎時一個邪惡念頭油然而生。

  我發出一聲慘叫:「哎呀…好難受…好痛阿!痛死我啦…………」

  曉雪擔心問著:「哥!怎麼了?那裡受傷了嗎?要不緊?」

  我哄騙說:「剛才倒下時,哥的“寶貝”不小心被撞到,正是曉雪手中握著的棒狀物,現在正異常腫脹發熱!」

  曉雪一臉疑惑的樣子,不明白我說的“寶貝”是指什麼,當然不懂得男女構造上有何差異。

  我繼續裝出哀鳴的聲音:「哎呀……………好…難過……………」

  曉雪也沒多想什麼,不安的說著:「對不起,都是為了保護曉雪才害哥受傷。

  曉雪該怎麼做,才能幫哥減輕疼痛呢?」

  看著天真善良的曉雪,絲毫沒有懷疑我有任何地意圖,反倒一臉內疚模樣,我心裡不禁偷笑著,看來曉雪已逃不出我的魔掌了。

  我鼓起勇氣提出:「是有個解決的方法,但是不曉得曉雪妳肯不肯?」

  曉雪立即回答:「只要能讓哥好起來,不論要我做什麼事,我…我…都願意試試看……」

  我完全沒料到曉雪會講這句話,所以有點訝異,只讓人覺得妹妹是如此的溫婉柔和、貼心可人。

  我接著說:「那麼曉雪肯赤裸的身體,用柔軟溫熱的胸部,幫哥按摩搓揉腫脹的地方嗎?或許就能減輕哥的痛苦!」

  只見曉雪身子微微顫抖,雙手緩緩解開上衣鈕釦褪下了襯衫,一件純白色的無肩帶乳罩完全暴露在外,我貪婪地盯著妹妹美麗白皙的胴體,感到全身散發著無盡的青春氣息。

  胸前飽滿的水蜜桃,隨著呼吸上下有規律的跳動著,真是好美啊!曉雪接著反手把胸罩的扣子打開,胸前兩團豐盈的肉球一下彈跳出來,在我眼前暴露無遺毫無遮掩的晃動著,看的我面紅耳刺猛吞口水,下體也開始跳動的厲害。

  畢竟這是懂事以來第一次,在自己哥哥面前赤身裸體,曉雪有些害羞似的,想用手遮住胸部,但被我制止了。

  我細心欣賞著,曉雪的乳暈呈淺紅色,亮著兩粒玫瑰色奶頭,看上去十分精緻誘人,底下的肉棒已經蠢蠢欲動。

  為了方便曉雪乳交,我起身坐在沙發上,曉雪則跪立在我雙腿之間,雙手將那對巨乳捧起來。

  我繼續引導曉雪把肉棒夾在乳溝裡面,曉雪乖乖照作了,肉棒在乳溝中上下移動,只希望我能盡快好起來。

  我感受到曉雪的乳房不單是大,而且堅挻又富彈性,隨時間一分一秒經過,乳房不斷地來回衝刺摩擦,曉雪的臉頰慢慢泛紅,喘息聲變的急促。

  曉雪的確沒有性愛的經驗,但女性的本能正刺激著曉雪敏感的神經,使她的身體產生了微妙變化。

  曉雪關切問著:「哥!你好些了嗎?還像剛剛那麼痛嗎?」

  我回答:「嗯!舒服些了,多虧曉雪肯幫哥按摩,才稍稍減輕痛楚。」

  看著曉雪性感的火辣紅唇,我進一步要求,希望將肉棒放進她溫熱的嘴裏,含住吸吮舔弄一番,好迅速消除腫脹。

  曉雪因為內為疚的關係,絲毫不敢拒絕,將小嘴湊過來緩緩張開,當舌頭碰到龜頭頂端時,一陣觸電的感覺襲遍全身,肉棒上的青筋暴跳的更厲害。

  曉雪慢慢地把充血的龜頭,含進嘴裡緊緊地包住,肉棒在嘴裏更加舒暢了,曉雪用嘴上下含送著,完全不嫌腥味。

  “滋…滋…”從曉雪的口中不斷發出吸吮的聲響。

  口腔裡濕濕熱熱,舌尖上下不停的翻弄著龜頭。

  雖然曉雪的牙齒偶爾會碰到我的肉棒,但輕微的摩擦反而更有快感,肉棒變得更加粗壯發燙。

  我叫道:「嗯…對…對…就是這樣…哦…好…好舒服…啊啊…就…是這樣…曉雪妳做的很好…」

  肉棒在曉雪豐滿的乳房及溼熱的小嘴,雙重夾攻下,快感一浪接過一浪衝擊著下體,像要火山爆發似。

  終於忍不住地,我猛然大喊:「哦…要…要…射了…啊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」

  不一會兒,只覺的全身一陣酥麻,一股白濁的精液從從身體深處噴發而出,全數灌入曉雪的嘴中,曉雪被射出的精液嗆到,把頭往後仰吐出了肉棒,咳嗽了起來。

  曉雪一臉茫然的樣子,非常訝異說著:「哥的“寶貝”為什麼會射出液體來?還有怪怪的味道!」

  只見精液從曉雪的嘴角慢慢的滴下,此時整個人更情慾高漲起來,雖然肉棒才剛發洩完,卻幾乎沒有軟化的跡象,仍是威猛挺舉著。

  在情慾刺激下,色慾薰心的我已無法自拔,也不想做任何解釋,瞬間拉住曉雪的手,一把拉到沙發躺下並緊壓著她。

  曉雪被突如其來的行為嚇到掙扎動起來。

  曉雪嚇得不知所措:「哥!你…要做什麼?不要這樣啦!」

  我以威脅的口氣:「曉雪妳愛哥哥嗎?那就靜靜地躺下來!哥現在全身火熱發燙,只有用曉雪的身體,才能幫哥完全消除體內的慾火。

  曉雪如果不肯乖乖聽話配合,以後哥再也不能照顧曉雪、愛護曉雪!」

  曉雪聽完我說的話後慢慢靜下來,不再掙扎亂動。

  曉雪不安說著:「哥!曉雪也愛你,你不要不理曉雪,曉雪一個人會孤單寂寞。」

  我開口說:「那麼曉雪肯用身體幫哥退火囉?」

  曉雪微微顫抖:「如果能徹底幫哥治好身體,曉雪願意聽哥的話乖乖配合。」

  此刻我心中竊竊歡喜,妹妹已經一步步踏入我設下的陷阱,再也無路可逃了。

  想到馬上就能姦淫妹妹,肉棒早已抖動跳著,等待插入妹妹末曾開苞的處女穴。

  我將身上的衣服除去,好更深刻感受妹妹美麗的胴體,曉雪靜靜的躺在沙發上。

  我將手慢慢移向妹妹胸前,指尖輕輕的搓柔著那瑰紅色的乳頭,來回不停的畫圈圈,妹妹輕嗯了一聲。

  並不時握住那兩顆波濤洶湧的豪乳,恣意的捏弄揉搓起來,感覺是那樣的柔軟細膩,乳房更在強力握捏下,不斷扭曲成各種誘人的型狀,曉雪完全沒有反抗的態度。

  我將臉埋到曉雪迷人的酥胸上,嗅著曉雪身上散發出的妙齡美女乳香,接著伸出舌頭在乳暈周圍來回舔舐。

  最後更將整個嘴湊上去,含住粉嫩嬌豔的乳尖用力地吸吮,貪婪玩弄著妹妹美麗充滿女人韻味的胴體。

  曉雪的乳房似乎相當敏感,像沐浴在強烈的快感中,不一會兒便發出嬌吟:「唔…哥…不…不行啦…身體……感覺好奇怪……唔……唔……唔……」

  妹妹白皙無暇的身驅,未曾被男人如此挑逗過,如今在我努力的把玩下,已經嬌喘吁吁,曉雪心中的情火已開始蔓延。

  身體是最誠實的,我清楚的感受到妹妹渾身燥熱,乳房因亢奮而充血腫脹,嘴中粉嫩的乳頭也凸起發紅。

  不一會,曉雪全身發熱泛燙,呼吸也漸趨急促不時輕聲呻吟,不自禁的全身輕抖著,可以感覺到曉雪已經欲火焚身了。

  我將曉雪身上的短裙脫去,雪白又修長的大腿映入我的眼中,誘人的曲線展露無遺。

  白色絲質內褲裏,隱約可見一團黑色茸毛,肥美的陰戶高高脹起,是那麼的嬌嫩誘人!隔著內褲輕輕揉撫著她的小穴,只感到妹妹的身體微微一震。

  曉雪似乎已經受不了我的挑逗,在她私處地方的褲底已一片濕漉漉,愛液汨汨流出。
  曉雪發出誘人心弦的呻吟:「唔…哥……不……不要……不要摸那裏……身體……好酥…好麻……啊啊啊………………」

  我見時機成熟,伸手拉住內褲邊緣往下一拉,將白色絲質內褲脫下,清純嬌媚的妹妹已經一絲不掛,赤裸裸的袒裎在沙發上,猶如聖潔的女神般完美無瑕。

  只見鮮嫩欲滴的粉紅色陰唇,已被淫液染透滋潤。

  曉雪的陰毛柔細濃密,摸起來的觸感如絨毛般舒適,此時曉雪本能的想夾緊雙腿,像似垂死的抵抗。

  那未經開發的處女地正等待我的開墾,我將曉雪白嫩的雙腳分開,搭在我的肩膀上,將肉棒對準陰道口緩緩推進,緊閉的嬌嫩處女陰唇被擠得向兩邊分開。

  曉雪清晰地感覺自己的陰戶,被一根熾熱的大肉棍貫入,急忙想推開我。

  事到如今一切道德倫常,已完全拋諸腦後,情欲一旦迸發再也無法抑止,我將曉雪緊緊壓住。

  龜頭前端頂到一塊硬硬的東西,想必是曉雪的處女膜了,我使出全力一舉進攻。

  堅硬的龜頭直搗屄心,一口氣刺穿了曉雪的處女膜,深深地進入妹妹美麗聖潔的身體,也將清純的少女變成了成熟的女人!曉雪感到下體一陣撕裂的痛處慘叫著:「啊啊啊……好痛啊!…唔……哥哥…………快點……拔出……啊啊啊……不要…………插……嗯……好……好……痛…………」

  可憐的曉雪早已哭得像淚人兒,身體開始劇烈扭動,纖細的小手痙攣似地緊抓著沙發。

  肉棒火熱且硬梆梆地,塞滿那嬌嫩緊窄無比的處女陰道,只見妹妹身體不停的抖動。

  過了一會兒,才將肉棒慢慢退出,只留半節龜頭在裏面,一條細細的處女鮮血沿著陰戶口,流到雪白的大腿兩旁。

  我安慰曉雪說:「剛開始會有點痛,忍耐一下就過去了,一會兒便會感到很舒服的,而且哥也能從痛苦中得到解脫!」

  我開始緩慢而有力地做著抽插動作,妹妹的身體也隨著我的抽送,兩顆雪白高隆又充滿彈性的乳房上下跳動著,更刺激的感官神經,使我欲罷不能。

  曉雪柔弱地哀求:「嗚…哥…你別再動了啦……快……快拔出去……曉雪好難受……啊……不要啦……………」

  我依然持續抽插著曉雪的嫩穴,完成沒理會妹妹的哀求。

  肉棒在溫暖滑潤的陰道內進進出出地幹著,不斷發出“啪滋、啪滋”的淫穢撞擊聲。

  更增加了我的欲火,幹的更猛烈了,次次撞及妹妹的子宮花心。

  曉雪的表情開始漸漸起了變化,不自覺發出呻吟:「唔……哥的“寶貝”……好粗……好硬喔……啊……曉雪的感覺很奇怪……很難受……但又很舒服…………」

  曉雪纖細身子的不停的扭動,臉上露出無限妖豔的神情,長髮也像波浪般的甩動,看上去真是美極了,眼前清純可人的純情少女已迷失在波濤洶湧的肉欲淫海中。

  頓使我熱血沸騰,用力握住曉雪豐盈的乳房瘋狂揉擠壓,使足了全身的力氣,加快了抽插的深度和速度。

  強烈的性高潮,終於爆發開來,淫水如溪流般湧出,仿佛在訴說著妹妹有多麼的爽快。

  曉雪嬌聲浪吟︰「啊……身體……快……受不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頂到…曉雪的最深處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曉雪快……死了……哦…哦…哦哦…………」

  曉雪把屁股微微往上抬高,像是要把我的肉棒整根吞噬似的,此時我像發了狂的冶野獸一樣,越插越起勁、越插越痛快,直搗著曉雪的蜜穴。

  妹妹發出動人心魄的浪叫︰「啊……好……好舒服啊……不行了………啊……曉雪……要…要……洩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

  曉雪的身體開始劇烈地抖動,似乎是將要高潮了,陰道一陣劇烈收縮,一股暖暖的液體由穴心射向龜頭上。

  同時間一陣酸麻的強烈快感直衝我的下體,滾燙的精液像洪水似的從龜頭中噴射而出,源源不絕的灌進妹妹的子宮深處。

  精疲力盡的我倒在曉雪充滿少女韻味的胴體上,閉目享受高潮後的餘蘊,此時肉棒仍插在曉雪的肉穴上,貪戀著不肯離去。

  曉雪尚未從激情之中回復過來,而顯得失神的浪蕩。

  突然間,曉雪驚喜說著︰「太好了!哥的“寶貝”不再那麼腫脹,好像已經治癒了呢?」

  原來是肉棒在曉雪的肉穴上慢慢軟化恢復,天真的以為肉棒是因為碰撞受傷才會腫脹,真讓人啼笑皆非,但我也很慶幸有個善良體恤人的妹妹。
jixuyued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