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慌七日

Author: OSos2014-06-03 00:36:00
老婆在外地工作,前年暑假她帶她同事的女兒回來,說從小沒看過海,要來看大海。

前一天老婆在電話裡說要帶她來,我的心就開始忐忑不安,原因是我沒有和這麼大的女孩相處過,怕照顧不好人家,回去那邊的同事不高興,二者我兒子是一個不愛和別人玩的孩子。說實話,我有點犯難,但老婆還是帶她來了。
第一日
她叫雯雯,挺漂亮的一個女孩兒,但很纖瘦,很活潑,進門就叫叔叔。我已經準備好了晚飯,不僅如此,我還為她買了一雙新的拖鞋,新的浴巾,心想她來總得洗澡,用我們的也不合適。

吃晚飯的時候,說起話,和我兒子比較誰大,我才知道她不到13歲。雯雯嘴很甜。
「叔叔還會做飯呢?我爸爸懶得可不會做。」
「叔叔做的海鮮真好吃。」
「叔叔還洗碗呀?我爸爸懶得可不洗。」

我聽著,心裡美美的,就像在學校裡得到了老師的表揚一般,到家還不到一小時,我就開始喜歡她了。我兒子可不這樣,男孩子懶,也不愛說話,和爸爸也不親近, 「有這樣一個女兒在身邊可真好!」我在心裡這樣想,真是沒什麼想要什麼,有兒子的想要女兒,有女兒的喜歡兒子,獨生子女就是不好。

吃完晚飯,她就吵著要看海,要學游泳,問水涼不涼,問海水鹹不鹹。。。。一大堆問題,我聽著卻一點也不煩。她自己還帶來游泳衣,看來是早有準備。
領上兒子,我們四個人就去海邊,一到海邊,她就驚叫起來。
「好涼快啊!!」
「人好多啊」

天還沒有黑,只是太陽已落下去。兒子水性好,他又不愛和別人一起玩兒,就自己往裡遊,我囑咐他別遊得太往裡了。老婆不會游泳,我們三就在淺水處,雯雯就讓我教她學游泳,對我一點也不人生,說實話,我到是有點難為情。

我和老婆一起開始教她基本功,她說她去過游泳館,會拔拉幾下,開始我不敢接觸她的身體,沒想到雯雯主動要求我用手臂攔著她身體中央,她四肢就開始活動。

我的心跳加快了許多,第一次接觸少女的身體,更何況她爬在水裡,身體的位置正好就在我小腹下,恰好接觸到我敏感部位 。

開始我還有意離開一點,儘量不碰到她,但她好像也沒「感覺」,我就大膽了。

老婆在一邊看著她在水裡掙紮(那哪算是游泳,確切說是掙紮)不住地笑,雯雯卻美得不行了,感覺到自己進步了。然後我就教她自己練習練習,我站在離她四五米遠的地方,讓她遊過來。

哈哈。。。雯雯拚命地撲騰水,剛到我這邊,就像抓住救命的稻草一樣,抓住我的泳褲,小壞蛋!抓哪兒不好,偏偏抓那兒(我身上只有那一點可抓的),結果把我的泳褲扯下去,我趕緊往上提,幸好那時已經看不請周圍的人了。

我試探她,我叫她在來一次,我想如果她因為剛才抓了我的褲衩而害羞的話,那麼她一定不幹了。結果她非常高興,並且讓我離她再遠一點,這時,老婆的注意力已經集中到兒子,因為兒子遊進去好久了,老婆一個勁兒向裡張望著。

雯雯拚命地遊過來,這次遊偏了,沒沖我來,我趕緊上去抱起她,她哈哈地笑,我說你遊偏了,她說再來,我看著她又偏了,就主動迎過去,她一頭就撞在我下麵。

「呀——」雯雯高興起來,成功了,完全沒在乎她撞到哪兒,我心裡卻美美的。
回家的路上,我主動討好她,給她買冰棍兒,她說好吃,他們那而沒這樣的,我聽著心裡高興,才幾個鐘頭,我們就混熟了。

兒子先沖澡,然後就是她,我做著看電視,老婆在廚房忙什麼。忽然我聽見她在裡面問:「叔叔?洗髮水還有嗎?」

我立刻緊張起來,這孩子!怎麼不叫她阿姨,卻叫我呢,我進不進去呢?這麼大的孩子也應該知道害羞了,我的心一陣亂撲騰,看看老婆還在廚房裡,好像沒聽見,我大著膽子進去了。

「什麼?」
她從浴簾後面探出頭:「還有洗髮水嗎?這瓶空了?」
「有。」我說,我從臉盆下面小櫥了找出一瓶新的,走過去,那時刻心跳劇烈。「給——」

她拉了拉浴簾,伸出手接,我看到了一個少女完美的裸體。
我趕緊退出去,怕老婆知道,怪難為情的。幸好老婆還在廚房,我做回到沙發,屁股還是濕的,心卻跳得厲害。

過了一會兒,雯雯出來,圍著我給她買的新浴巾。
「雯雯沖完了,你沖吧?」我朝廚房喊到。
「叔叔?怎麼癢?」雯雯擦著頭發問。
「海裡有水母,每年這個時候都有,沒事兒,擦點花露水".


第二日
頭天晚上,我一直在想,她都那麼大了,也應該知道害羞了,可對我一點也不戒備,弄得我反倒心慌意亂的。也許平時在家裡就這樣。聽老婆說起她,在家老和她媽 媽吵,管不聽,這麼小就知道愛美,為了身材好不吃飯。我真的不明白,那樣的身材叫好?那麼瘦,細腿細胳臂,胸脯平平幾乎看不出,都13了,按我的生理知 識,女孩在這時期應該發育了。

心好慌!!都是叫叫雯雯弄的,第一次和這麼大的女孩相處,真叫人興奮 ,從書上看到的淫心乍起,大概就是這樣吧。

上午老婆陪雯雯出去玩兒,臨行前,雯雯問我來,我說不去了。她們一出門,我就心慌,老婆叫我準備菜,說她回來做,我就去了超市,也散散心。

中午我吃的很少,怎麼吃不下。然後午睡,起來準備晚飯。。。
晚飯後,雯雯又要下海,真是令人興奮!
我發現雯雯和我挺接近的,走在路上,她挨著我走不靠著她阿姨,有說有笑。

「還有水母嗎?叔叔?」
「應該有吧,今天是什麼風?要是南風就少。」
「為什麼」
「刮南風把它們吹到裡面去了。」
「那東西真討厭!」雯雯說。

還像昨天那樣,兒子自己遊進去,我們在外面玩兒,我故意對老婆說你教她吧,老婆笑著說她又不會怎麼教,然後我們開始練習,我就利用一切可能的機會接觸她的身體,雯雯絲毫沒察覺,也許她根本就不懂,所以沒有戒心。

「叔叔?水母什麼樣啊?」
「沒見過?」
「沒有,能抓到嗎?會跑嗎?」
「不會,它屬於浮游生物。」
「好像學過。」
「我去抓一個你看看。」
我就往裡遊去,遊出好遠,看到兒子,終於看到一個水母,我小心拿著遊回來。

「呀——這樣啊?敢拿?「
「敢,不咬人。」
「給我。」雯雯兩手捧住,仔細端詳。

我就給她解釋,它有毒刺,放射到水裡,碰到身體就癢,我說這不算毒的,最毒的能毒死人。
雯雯聽著,突然她說:「最討厭的是它蟄那兒。」

我沒想到她會這樣說,真是奇怪。我有體會的,每次下海回來都是陰囊最癢,因為那兒皺褶最多的緣故吧,我想女孩兒也不例外。但我故意裝不知道,問:「哪兒?」

雯雯笑了,顯出天真無邪的樣子:「你不癢?」
這話聽起來是在說:「你那兒不癢?」
「還有這。」她用手指撚著乳頭的位置。
「我這兒不癢。」這話是故意挑逗她的。
「你沒有乳頭。嘻嘻。。。」雯雯調皮地說,我生怕被傍邊的人聽見,趕緊說,「來,在練習練習。」

老婆在一邊催我:「你不去看看兒子啊?」
我說沒事的,老婆始終把注意裡用在兒子上,一時不停地張望著。

我乘教她的時候,摸到她的小腹,雖然隔著衣服,但感覺依然很好。她看見旁邊有人嬉鬧,把小孩抱起來,從空中丟進水裡,她也要那樣玩兒,那可把我美死了。

我托起她,我的一隻手摸到她的小屁屁,然後我乘她從水裡掙紮起來的時候,混亂中,我我摸到她的襠出。
她果然沒有意識到,也許她根本沒在乎,要求再來。再來就再來,我乘機用我的那部位往她身上貼,玩得好開心。

回家沖完澡,雯雯又要求去逛夜市,老婆說她累了,明天去吧,雯雯不幹,非要去,我一看才7:32,我就鼓勵老婆去,老婆說你陪她去吧,我口是心非地推脫我最不愛逛夜時,雯雯向我撒嬌,非要我陪她逛,那就去吧。

走在路上,雯雯挽起我的胳臂,頭一回有這樣大的女孩兒挽著我,心想有個女兒就是好,多待人親啊。雯雯說我們這真好,說不想回去了。

夜市裡人很擁擠,女孩兒就喜歡買小玩意兒的,每到一處就站下不走,我就站在她後面,盡力貼近她,反正不是我故意的(其實是我故意的),人那麼多,也沒辦 法,我能感覺到我下面起了變化,漲但不是很硬。看完一攤又一攤,我處於長輩對她的保護,手摟著她瘦小的肩膀,那感覺真好。我給她買了好幾樣,她都高興的 叫,完全沒在乎我乘機偷偷地猥褻她。也許她不把我的行為看做猥褻。

小孩的心思你有時琢磨不透,冷不丁的她就會問出令你吃驚的問題。
往回走時,看到有好多擺在地上賣vcd片的,她忽然說:「我爸爸就願意逛這地方。」

我一怔,好像覺得她話裡有話,就試探著問:「你爸爸喜歡看vcd啊?」
「不是啊!」她顯出很神秘的樣子,小聲對我說:「都是賣黃碟的?」

我心頭猛然一熱,小小孩兒,怎麼知道黃碟?
我假裝不以為然地說:「都是大人看的?」
真是出乎我意料,這小婊子突然問:「你也喜歡看?叔叔?」

這一問反倒讓我不知怎麼回答。
「我們班的男生也有看過的。」她見我不回答,竟然還不想離開這話題。
「你怎麼知道。」


這回輪到她不回答了,走了幾步,她忽然說:「我也看過。」
說真的,當時我聽了立刻心跳如飛。

接著她說:「不是我故意看的。」她在向我解釋,有一天她在家裡把一張碟放進去,突然就出來令他害怕的不得了的鏡頭,她下地立刻關了。
「小孩別看那個。」我說。我真想問你看到了什麼?可我不能這樣。
「知道。」

晚上睡不著我就想:這小東西到底知道多少,是真不懂事,還是什麼都懂?說實話,我開始擔心,開始不安。。。。。。

第三日
早上吃過飯,雯雯就拿起我們家電話給她爸媽打起來,我在一邊聽著,她說她沒玩兒夠,不想回去了,她媽媽不知道說什麼,她就半撒嬌半生氣地說:「不想就不想!我永遠都不回去了!」

按說老婆下午就要回去上班,雯雯也應該跟著回去,聽她不想回去,我又高興,又不安。
然後雯雯和她阿姨(我老婆)正式說了,她不回去了,說下個星期再一起走。

「俺不管你,」老婆說,「你願意住就住,反正你叔叔也在家沒事。」
雯雯轉過來求我似的:「好不好叔叔?讓我再玩兒幾天吧。」

「怎麼不好。」我說。心裡就開始慌.
「給你添麻煩了。」這話倒像懂事的孩子說的。
「沒什麼,反正我沒事。」

雯雯高興地跳起來。
午飯後,老婆就開車走了,我開始忐忑起來,不知道接下來的一個星期要發生什麼。
老實講我動過那心思,但我覺得不好,是老婆同事的女兒,出了事多不好,叫我怎麼做人,叫老婆在外怎麼做人。

可這兩天,我叫這小美人搞得心慌意亂,有點類似當初和老婆頭一回做那事之前的幾天,知道下回見面就可以做了,心就這樣慌,慌的吃不下飯。都好四十歲的人了,卻讓一個小姑娘弄得神魂顛倒!

睡了一覺起來,雯雯說去爬山吧,我問兒子去不去,兒子說不去,都爬過幾百遍了,我就和雯雯倆去了。
山不遠,離我家幾十米,我們經常散步,山上只有樹,沒別的景。

上山的時候,我拉著她的手,真來電,得機會我就拉。在山上和在海裡不一樣,就像在海邊看穿泳裝的習慣了一樣,要是在大街上看見那麼露的感官刺激不同.

我說過,這孩子還怪,冷不丁地就會令你驚喜。剛到山頂,她突然說要撒尿。
弄得我的心又狂跳起來。我說,沒人,就在那兒尿吧,我指著那大石頭後。

我沒走開,假裝給她看著人,片刻兒,我聽到了那兒發出美妙的聲音,那聲音和小時侯聽到姐姐的一樣,姐姐們撒尿就那樣,像吹口哨,聽常了,從那聲音裡我就能辨別出是哪個姐姐或者媽媽在撒尿.每次聽到都會勾起我對那個叫做屄的地方的無限想像。

我假裝無意地向她蹲著地方掃了一眼,天哪!我真的看見了,和我小時候看到我姐姐撒尿那樣,那麼生動,那麼鮮豔小屄!裂開著,透出紅紅的肉肉。

可以說從看到姐姐撒尿那時起,在我的心裡就建立起一種對少女屄的崇拜!當我第一次仔細看老婆的那個時,我怎麼也不能和姐姐的聯繫到一塊,覺得那麼醜,那麼多毛,而且小陰瓣那麼黑.

我不好意思去注視她,畢竟撒尿不是供人觀賞的。
但就那一眼,就足以勾起我童年的美好嚮往!多少年了,又見到這麼真實,這麼生動的屄!

這時,驚喜又來了。
「叔叔?我要拉屎。」
「拉就拉吧,誰不讓你拉來?」我開玩笑地說。
「沒帶紙,你有嗎?」

我摸了摸褲兜兒,只摸到一塊上次在飯店吃飯時隨手裝著的餐巾布。
「就用這個吧,沒別的。」

雯雯笑,絲毫沒防備我看她,真奇怪!「那你用什麼?」
「有的是,挺乾淨的,沒用過。」我走到她根前,遞給她,乘機過足了眼癮。

然後,我做賊心虛地向四周張望,見沒有人。
「我爸爸也經常拿回來,家裡好多啊,有的還真好。」

她還在和我說話,那我也不走了,就立在一邊,時不時地瞅上兩眼。真過癮,讓我親兩口才好呢!
心裡想:這小東西,越發叫人琢磨不透!在家裡也這樣?

下山時,她叫我背著她我就背,我托著她的大腿的手儘量靠上,隔著薄薄的單衣,我能感覺到她的陰部在我後背上摩擦,軟軟的,熱乎乎的,好舒服.

有那麼一陣兒,她在我背上一聲不吭,我把她放下時,見她臉上有紅韻。我暗暗地想:可能剛才摩擦起了作用,相當於被動手淫。我想也許她知道那種感覺,也許是第一次經歷,少女肯定動了心思。

果然,等到再遇到一個危險的下坡時,我說要背她,她不作聲,但也沒有拒絕,還是上來了。。。。
我故意上下顛簸:「好玩兒嗎?」我裝做什麼也不知道問。

她終於笑了。她每次笑都給一種安全感,也令我進一步想入非非.
我想對她做點什麼,不能再往下走,下面有很多老年人活動身體.

到了一個隱蔽的地方,我想出一個壞注意:我也撒泡尿。
我來到一塊山石後面,醞釀了一會兒,勃起了,我掏出來,我不能故意在她面前尿,我希望她來看。
半天沒動靜,我尿完了,覺得很失望,突然聽見她說話:

「尿完了沒有?」這時,雯雯突然從山石的另一側出現了!
我相信她看見了。我趕緊假裝側過身。
「完了。」我裝做沒事的樣子。

繼續往下走,我拉著她的手,我那只手剛剛拿過自己的陰莖,這樣拉著,好像她被我姦淫似的.
半天她沒說話,我時不時地找話說,看見她臉上依然有紅暈。。。

路過菜市場,我順便買了幾樣她愛吃的海鮮。

一邊做飯,一邊琢磨:我是不是太過分了,萬一她回家和她爸爸媽媽說起來怎麼辦?背她倒是無所謂,看見我撒尿可。。。

晚飯後,她說她要去逛夜市,不去游泳了。我想我是不是該收斂點,別真出了事。。。。。


第四日
我想好了,是應該收斂點。上午我說去班上看看,其實也沒事情做,叫她自己玩,她說她做飯,我說不用了,我會回來的。

在班上和幾個同事聊了半上午,心情好多了,不那麼慌了。
回來,我試探她,沒給爸爸媽媽打個電話,她說打過了,看上去她又和剛來一樣,但原昨天的事她別放在心上。

午飯後她問我還有沒有好玩兒的地方,我想了想,就一個地方還有點意思只是太貴,門票就得一人120元,狠狠心,還是領她去吧。

「海底世界看過嗎?」
「沒有啊,一定好玩兒,在哪?」
「挺遠的,不過說遠也不遠,得一下午工夫。」我一想,回來肯定天黑了,就叫兒子到爺爺家吃,我不想領他去,他去過了.再加上他又得120。


也沒睡午覺,我們就出發了,倒了三次公共車,到了.
我買上票,一進去,雯雯就高興地叫起來,說太好了太好了,我心想:可不好怎麼,要不門票120?

經過這幾天,雯雯就像親女兒一樣了,依偎著我,一邊看一邊問這問那,我是學生物的,自然知道好多,就給她講,我儘量驅趕心裡的邪念,把她當做女兒。可是一接觸她的身體,體內的血液就湧動.

看到一叫鱟(hou)的動物,我給她講,它的血液有醫用價值,這種動物往往一捉就是一對.
"為什麼?"她好奇地問.
"因為它們到岸邊交配."這樣說我自己都覺得心血上湧.我想試探她知不知道交配概念.

她神秘地笑笑.好像想說什麼沒說出來.
然後她開始看到一種動物就問這也有公母嗎?那種也有公母嗎?有時旁邊的人很多,我不好意思回答.
趁沒人的時候,她再問,我就說:"什麼動物沒公母."


玩兒了四個多小時,雯雯興趣未盡地離開,出來時,太陽已落,我給她買了些吃的,就往回趕。
在車上,她說困了,我說困了就睡,這小東西,真不把我當外人了,身子一歪,躺在我大腿上就睡,還真睡著了。

我可以盡情地欣賞這個小美女了:
乳房確實不大,很小,我的胳臂貼上去沒什麼感覺,小肚肚露出來,皮膚還挺白的,最誘人的是小腹下面,那隆起的三角顯得很鼓。

那邪念又升起來,我無法控制,明顯感到下面膨脹,我的目光死死盯著她那鼓鼓的地方,真想摸進去,卻不敢。

不行,下面明顯勃起了,我感到褲襠被頂起來,這樣不行,她的頭就枕在上面,我得差開心思,想點別的,好讓它軟下去。。。

汽車顛簸了一下,雯雯正了正頭,天哪!!她的臉轉向裡,緊緊地貼在我生殖器部位。
我感到這樣不好,就使勁兒向後坐了坐,也沒挪出多大空間,但是她的臉已不在那敏感部位了。

令我沒想到的是:她居然也隨著挪了挪頭,緊緊地帖上來。。。。
我的心一陣慌亂。。。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我一時茫然,她是故意的還是無意識的我無法判斷!
那一個鐘頭,簡直讓我無法忍受。。。。。。

醒了以後,她又好好的,什麼事也沒有。
這女孩兒,真奇怪!!!

回到家,已經8點多了,什麼也不做,洗澡!
老婆來電話,問起雯雯怎麼樣,我說挺好很聽話,老婆開玩笑說她媽媽不要她了,說給我當女兒吧,我說好啊。
想起在車上的事心又怦怦跳,要是我摸了她會怎樣?忽然想知道她那兒長沒長毛。。。

十點多我躺下,兒子已經睡了,不大一會兒,門開了,是雯雯。
「叔叔?有沒有蚊香?有個蚊子?」

我起來,本來也沒睡,還在判斷她到底是怎樣的一個孩子。
「沒有啊,家裡一般沒有蚊子,有『槍手』。「
「有味道啊,我不喜歡。」

她只穿了一見小褲衩小背心。
「那怎麼辦?」我到她屋裡,觀察了半天也沒找到蚊子,我說:
「要不我噴幾下『槍手』,住半個小時就行,開開窗,一會就沒味了。」
「好吧。」

我找到『槍手』,噴了五六下,然後回到自己屋,雯雯也進來了。
「叔叔還沒睡啊?」

沒有。」我打開電視,躺到床上,好像她要在這待一會,可沒想到,這小東西竟然也來到床,學著我的樣子,靠著床背看起電視來,我又不能趕她走。

說了一會話,她問我喜歡看什麼節目,我問她喜歡看什麼節目,說著說著,忽然覺得沒動靜了,我歪頭一看,她竟然睡著了。

這可怎麼辦?
讓她在這睡?那我怎麼辦?把床倒給她?我去那屋?

等會兒看看,也許一會兒她就醒了。
我繼續看電視,心思卻沒在電視裡,一心想著怎麼處置這個整天讓神魂顛倒的小美人。
過了一個鐘頭,她也沒醒,我關了電視,小聲說:「過去睡吧。」
她真睡著了,我把她身子放平了,居然也沒醒。
我的心就亂了,跳得那個厲害沒法講了!!

我下床,開了陽臺小燈,合上門,回到床上。
我又推了推,證實她真睡了。

我激動地先將鼻子湊到她陰部,聞聞少女的氣味,心旌蕩漾,然後我把她一條腿曲起來,這樣就看到她褲衩邊上的肉肉。

心更加慌,想脫掉她的褲衩,想了想又沒敢,輕輕地掀起褲衩的邊試試,她絲毫沒反應,看到那迷人的裂縫了,再進一步,覺得褲衩很緊,不敢了,再掀起看看聞聞,終於鼓足勇氣,掏出陰莖來。

看看她睡的很香,我架起身子,慢慢地彎下去,觸到了,小時候三姐睡著時我也這樣做過。
在邊上擦了兩下,再往裡接觸不敢。

搞得自己過分緊張,陰莖一會就軟下去,再弄硬了。這回湊到她小嘴上,蹭了一下,不敢太親密。
折騰了半天,還是不敢動真的,想到自己怎麼睡,想到明天早上兒子看見她睡在這,和他媽媽說怎麼辦。
起來,先把那屋的窗開開,透透氣,去了趟茅房,剛準備進去繼續對她做點什麼,雯雯出來了。
我嚇了一跳,本來就鬼鬼隨隨的。

更怕的是,我懷疑她剛才是否真睡著了!!


第五日
早上起來,雯雯又和往常一樣,似乎什麼也不知道,或許真不知道?或許她真的就這樣天真無邪?
雯雯不斷地說昨天海底世界多麼多麼好,下次領她爸爸媽媽看。

沒事做我們就聊天,她問我養什麼,我說魚蝦,扇貝都養,育苗.
她問什麼是育苗,我說就是讓大的生小的,長大了吃,和養小豬一樣.

」那魚也交配嗎」他突然這樣問,總是令你意想不到.
我不好意思講,當然那都是起碼的生物知識.
」沒學過嗎?」我說,片刻兒,我說:」魚不交配.」
」那怎麼生小的?」

小東西!你還知道啊?
」魚把精液和卵排到水裡受精.」我怯生生的說,對她說著些我感到興奮.
她的臉紅紅的,不說話了.

住了一會,她說:
「叔叔?下午再去爬山吧?」
「好啊。」我一聽,心跳又加快,看來她對上次在山上的事不介意,沒有防備心裡。我盤算著再怎麼猥褻她。

吃了午飯,好像要下雨了,睡了一覺起來,還沒下,但看上去要下,我問她還去爬山嗎,她說去,不下就去。去就去唄!

沿著老路上去,一會雯雯就累得氣喘吁吁,走不動了,做下來休息。
「你背我上去。」
「上山我可背不動。」我說,我實在也背不動,我拉著她繼續爬,終於到了頂,呼吸到新鮮空氣,格外心曠神怡。

終於盼到了下山,在一個危險地帶,我說我背你吧,可她臉紅紅地說:
「不用你背。」這小東西一會兒讓背,一會兒又不讓背,搞不懂!

我說怎麼不用我背了,她說:「你壞!」
我一聽,不免緊張起來,難道她意識到我的猥褻行為了?但我還是盡力裝做沒事兒:「我怎麼壞了?!」
我也不敢和她討論,權當不知道,我蹲在那裡,說:「不用背,那我可輕鬆了!」

突然,她趴上來。
「不是不用我背嗎?
「嘻嘻。。。。。。」
這小東西,她到底在想什麼?

一邊下,不一會就往上托托她,有一回往上托時,我感到她身子痙攣一陣兒。
象上次一樣,我故意顛簸她,她在我背上一聲不吭。
等我實在背不動了,把她放下來,可發現她站不住了,面色看上去好緊張。

「怎麼了?」我問。
她做在石頭上,半天也不說話。
我偷偷地想:難道那樣摩擦達到了高潮?不至於吧?

「走啊。」我催她,她依然坐著不動。我不經意地向她襠處瞅了一眼,卻發現那裡有濕潤。。。
我湊過去,拉起她的手:「走。」我心懷鬼胎地問:「要不,我再背著你?」
她依然不動,我蹲下去:「來」

這回她撲上來,好像貼的更緊了。
走了一段,她忽然說,
「我要撒尿。」
「那就在我背上尿吧。」我挑逗她。

她笑起來,片刻兒,她急了:
「我真尿啊。」
「下了這地方,這兒怎麼尿啊?」

我把她背到隱蔽的地方,放下來。
「尿吧!毛病就是多。」

她嘻嘻笑著,就原地蹲下,也不看我,也不在意我是否看她。
「滋——滋——」地尿出來,射得好遠,原來女孩兒也能射那麼遠!感官上好刺激,我想說:「小屄兒還真有勁兒!」但一想這話太露骨.

我覺得她是故意給我看的。
她立起來,突然問我:「你不尿了?」

這話問得,讓我心跳。這小東西,是在挑逗我嗎?!
「尿就尿。」我像小孩做遊戲一樣。我看看周圍,向邊上走了幾步,躲開她的視線,掏出來,趁她沒注意弄了幾下,挺起來。

令我沒想到的是,她就像小孩過家家似的,湊過來,問:
「尿出來沒有?」


這下完全暴露給她了,我沒法躲藏,也用不著躲藏了!
這小東西!怎麼不知道害羞啊!

直盯著看。
我就當不知道她在看,該怎麼尿就怎麼尿。
突然她說:「真大!」
原來她喜歡這東西!

平日裡說笑,誰做事不對頭就說:」你拿大雞巴嚇唬小姑娘啊?!」意思是她根本不怕.看來還真是這樣!哈哈!

弄得我反而不好意思了,也不知所措。
我想做點什麼,但又不敢!


回到家,她又像什麼事都沒有一樣,該吃飯吃飯,該睡覺睡覺。

晚上,我一夜未眠,心慌意亂,真想過去肏她,可又想她是不是好奇而已。但是,第二天,就證明瞭她不僅僅是好奇。


第六日
上午我躲到單位裡,心緒很亂.我覺得這可能是我一生不容錯過的機會,嘗嘗13歲小姑娘的屄是什麼滋味!這幾天,襠處火辣辣的,老感到漲,甚至疼,我不敢手 淫,怕到時候硬不起來,我知道自己的毛病,有時候想得過頭了反而不硬,早洩。忽然生出一個念頭,想了一上午,臨回家前,特地經過我熟悉的性保健商店,買了 我熟悉的春藥。

回到家,我一直在想,老婆的同事啊,我真把人家的女兒肏了,老婆回去怎麼交代?何況不到14 歲啊,犯重罪啊!

兩天沒去游泳了,晚飯後雯雯要去,兒子也跟著去。
在山上她是故意叫我看的,我相信是,她也看我了。所以我不需要再裝了,但是我也不知道怎麼下手,該不該下手。

離家之前,我吃上一粒藥。。。
今天來得晚,玩兒了一會,天就很黑了,人還是不少,我領她到人稀少的水域。

雯雯已經不在乎我和她任何形式的身體接觸。
我敢賭咒:絕對不是我先摸她,而是她先摸的我。

她從五六米的地方遊過來,好像故意地抓我的褲衩,而且抓到要害。
我就當她不是故意的,我抱起她丟在水裡,趁她掙紮的時候,我的手從她兩腿之間劃過,她果然沒在乎。
住了一會兒,我站在水裡撒尿,她見我不動,就問在幹什麼?我說撒尿,她笑著問在水裡能尿出來。

「怎麼不能。」我說。「正在尿。」我小聲說,故意挑逗她。
「真的?我摸摸來?」

我真沒想到她會真摸,可她真摸了。
「是,熱乎乎的。嘻嘻。。。。我試試。。。「

然後她也站著不動,半天,她說「是啊,能行。」
「我摸摸來?」我也大膽了。

我把手放到她襠處:「沒感覺到。」我大著膽子將手從泳衣邊上伸進去。。。
我看到她臉上的表情很緊張,但沒有反抗。我用手指在裡面劃拉兩下,觸到軟軟的肉肉。
她立刻要立不住了。我縮回手,我也很緊張。

回到家,兒子不在,我叫她先沖,我想進一步猥褻她,什麼叫色膽包天!
她進去一會兒,我也跟進去,和預料的一樣,她沒有驚叫起來。
「你洗你的,我撒泡尿。」我說。我掏出來,藥物起了作用,杠杠的硬,自己都覺得很雄偉!

「沒事兒,我爸爸也常這樣。」
天哪!她這樣說。

「給我香皂。」她掀開一大段浴簾,伸出手,完全能看到我在撒尿的器官。我從臉盆架上拿了香皂遞給她時,見她正在往我下面看。

「叔叔的真大!」她的語氣象評價一樣普通東西似的。
「你爸爸的沒這麼大?」我挑逗她。

「沒有。」說著轉過臉來看,「真沒有!」
我也看見她了,確實沒有毛毛,或許水濕了看不清,迷人的三角區透著少女特有的魅力,那道羞澀的小縫......

我怕兒子回來,趕緊出去,如果我當時照照鏡子,一定看到自己那無限得意的面容.在小姑娘面前顯示自己的生殖器本來就夠得意了,沒想到她那樣說,叔叔的真大!這是我半生聽到的最好的表揚了!

下一步怎麼辦?已經這樣了,也構成犯罪了!
肏她吧?!我這樣想著,熱血奔湧!

她沖好我進去,迅速沖了一下,生怕她進來,再正好被兒子看見。
先帶她出去散步,然後找個僻靜的地方摸她?如果她願意,就肏,反正晚上也看不清,不知道她是小孩兒。至於後果,肏了再說。。。

我這樣想。
她同意去散步。

出來後,她又說去夜市,去就去吧,我的心再忍耐一個鐘頭。
我又給她買了幾樣比較貴的玩意哄她。

我心裡惦記著去東花園,好好摸摸她的小屄屄,然後。。。這樣想著就無心逛了.欲望在升騰,幾乎不敢往她身上貼,感覺一貼上去就會射出來。

走到賣vcd的攤上,她又問:「叔叔,你不喜歡看那樣的碟嗎?」
我猶豫片刻兒,說:「也看過。」

突然,又是出乎我的預料,她湊到我面前小聲問:「咱買一張回去看吧?」
我真的吃驚不小!但我還是說:「小孩子看哪個幹什麼?」
我想了想,說:「再說家裡有。」

她沒說什麼,就回家,原先準備去東花園的計畫也泡湯了,我所以放棄,是因為一定有新的期待,這小東西說不定會做出什麼事來!

兒子在看大片,我們一起看了一會兒,都沒興趣,就各自回屋。
我很掃興!計畫沒落實,老婆下下午來電話,說後天回來,提前了,一般是週末回來的。今天才星期二。
兒子看到很晚,什麼機會也沒有了,我躺在床上,藥物的作用令雞巴高高舉著,但是我不手淫,留著。。。
想到老婆明天就回來,我又慶倖又失望,慶倖的是我沒肏她,失望也是我沒肏她!
她想看黃碟,說明她不單純。難道她已經被人肏過?難道她和她爸爸...?
在海裡在山上,她都表現的很奇怪,既單純又好奇,天生一個色女?這麼小不應該啊!

我想到肏她的好幾種法律後果。
也想到當我的陰莖穿透13歲少女處女膜的時刻...
我強忍著過了惶惶不安的一天,晚飯後我又吃了一粒藥,儘管說明上說一粒能管一周。

雯雯沒提去游泳,也沒提去夜市,我下定決心了,她不惹我我在不惹她,就這樣吧,老婆回來趕緊領她走吧,太折磨人了。

兒子出去了。

我在沙發上看電視,盡力裝得像一個長輩,沒想到這小東西還沒忘記碟的事兒。
「叔叔,你不說家裡有那樣的碟嗎?」

我的頓時心飛揚起來,可我顧作鎮靜:「小孩子看那個?」
我看了她一眼。心想:你想挨肏啊?!
「大人就允許看啊?」她湊過老,坐在我一邊。

我的心好跳到嗓子眼兒裡了,
「小壞蛋!」我刮了一下她的鼻子,起來。
到臥室的床第下抽屜裡找出一張,這時刻,比和老婆頭一次上床還緊張。

「到電腦上看吧,林林(我兒子)一會就回來。」我遞給她。好像完成了一手交易,那一刻好像她已經屬於我的一樣!
「怎麼放,我不會?」

我們一起來到她住的書房,開了電腦,我把碟放進去,按了開始。緊張地我立刻出去,心怦怦地跳!其實有必要嗎?她既然問我要那樣的碟看,就已經說明一切了!可我還是緊張。

裡面出了動靜,我更緊張,一會又沒有了。
「叔叔?怎麼死機了?」
我聽見她在裡面喚我,我進去一看,果然是死機了,還沒有出現不堪入目的畫面。

「這碟不好,我另換一個。」我退出碟,去換了一張,放進去,按了開始,然後我又出去,我真怕兒子回來。
不一會就出了動靜,我聽著都刺激,不知道小姑娘能受得了?
我在外面坐不住,心情激蕩,我覺得應該可以了吧?

「小點聲。」我推開門說,見她表情緊張,正出現女的吃男的陰莖的畫面,我把桌上的音箱扭小了。
「好看嗎?」我色色地問。

她不作聲,非常緊張,這時正出現特寫,鮮紅的龜頭在女人嘴裡。。。
「喜歡嗎?」我立在她身邊,將那部位貼到她裸露的肩膀上。

小美人!你折磨了我七天了,我不能在忍耐了!
我撫摩著她的頭,慢慢給她轉過來。。。
我掏出陰莖,在她眼皮底下將包皮捋到根兒,送到她嘴邊。。。

她呼吸急促,不反抗也不含。
我拿著,塞進她嘴裡。。。
她沒拒絕,卻也不知道怎麼辦。


這時,出現了插入陰戶的鏡頭。
「看。「我說,她她歪頭一看,突然大口大口地喘氣。

我再轉過她的臉,重新塞進她嘴裡,她鼻孔裡呼出強烈的氣流,女人開始叫床,我開始在她嘴裡抽動,突然,她顯得恐懼的樣子,不要了。

我想抱起她,她不肯,非常恐懼的樣子,我再把陰莖送到她嘴邊,她不要了。
我把電腦關了,出去。

我也害怕!非常害怕,我做了什麼?真是不可思議啊,她都那樣了我以為可以順理成章,沒想到她會那樣表現。

怎麼辦?她要回去告訴她爸媽我就完了!
我要是忍一忍也就過去了,怎麼做出這樣的事?

過了一會,兒子回來。雯雯沒有出來。
我躲到自己屋裡,想著怎麼辦,哄哄她?

我什麼也無心做,突然,雯雯進來,說:
「叔叔,出去散散步吧?「

我心裡頓時亮堂了,她又沒事兒了!奇怪!真奇怪!
我領她出去,到了東花園,花園裡已經沒幾個人,只有角落裡還有一對對情人。

我一路上沒敢說話,不知道怎麼開口,找個僻靜的地方坐下,剛才被她弄的心情很低落,下面也軟了。
雯雯靠到我身上,我再也不敢亂動,只是輕輕地攔著她。

「叔叔?」她的聲音好委婉。
「嗯?」
「咱。。。再做那個吧?」好像她在哄我似的。
小美人,你真令我搞不懂了!
「我。。以為你不喜歡呢?」我說。

這時她湊近來,小嘴在我臉上吻了一下:「喜歡。」
我也親她一下,悄悄地在下面掏出來,玩弄幾下,好在起來了,然後輕輕地按下她的頭。。。。
她含在嘴裡,還是不知道如何利用自己的第二性器官。

我看看沒人,就站起來:「來,這樣。」
這是最令男人自尊的姿勢,她坐著,我立著,位置正好。

我兩手扶住她的頭,輕輕地抽動。。。
啊!!我太幸福了!太美了!

抽動了一會兒,我抽出來,我想知道她對這樣是否反感?我彎下腰去問她喜歡嗎,她點點頭.
我興奮地再塞進她嘴裡,抽動著,享受著小美人的溫柔的小嘴兒,然後我問她要不要我親親你的,她同意了。

我緊張地四周張望,確定沒人,我讓她把內褲脫了。我先摸了兩下,濕潤著呢。
找不到合適的位置,我坐著,她立著還是我高,我迫不及待地彎下腰,親了一口,然後我豁出去了,我躺下,讓她騎上來。

沒等她蹲下來時,我急不可待地把嘴對上去。
每親一下她都抬一下屁股,好像很敏感!

啊!處女的味道真美!我不顧一切地對上去,兩手固定住她的屁股,拚命地吸,舔,把多少年積攢的對處女的崇拜發洩到她鮮嫩的屄上。
不一會她就掙紮,嘴裡出來聲。

我見她實在受不了了,就停下來,問她要不要讓它進去。她猶豫了。
我沒有勉強她,這已經夠幸福的了。

坐下來,我問她親那兒時什麼滋味,她只笑不答.
我想肏她的欲望已經不可遏止了,我哄她回家.
回到家,已經十點多了,兒子睡了,她去了茅房.

我覺得我已經不能再等了,豁出去了!
她出來時,我截住她,她很順從地來到我自己床上。

我說再玩兒玩兒吧?她同意了.
我感到我渾身燃燒起來!

我讓她躺下,側著身兒,我將身子移上去,掏出陰莖塞給她,
然後我再一次親她下面時,舌尖澀澀的,顯然她的淫水已流出來。

當她開始發抖的時候,我問她要不要,她沒有拒絕。
我要終於成功了,激動無比!

我先用陰莖頭在她裂縫裡來回摩擦幾下,她好像很舒服,然後我開始往裡頂。。。
她嚇得坐起來,我哄她躺下,再往裡頂...

我感到好像能成功,就加了點勁兒。。
上帝啊!感謝你的寬厚的恩賜!!!

真的肏進去了!(我喜上心頭)
真的能肏進去!!!(我驚喜無比)

她出了聲,但不大,我不顧一切地送到底.

太美了!無法形容的美,入口非常緊,緊緊地箍住陰莖,進入的時候,將包皮完全捋起來,使得它格外堅挺,爽極了!!

我覺得她的陰道完全可以容納得了,只是入口處很緊,裡面不幹.
我看見瞪大眼睛看著我,也不說話,我試著抽動兩下,滋味美死了,升天一般,坐十年牢獄也值!

她說疼,我就不動了,我多麼想在裡面待一輩子!
停一會兒,我又開始動,她還是疼,但沒說讓我拿出來.

我推到底,她的陰門就想一個環兒,緊緊地握著莖體,這樣便讓陰莖在裡面格外膨脹,肏一下快意鮮明生動,從未有過!

我又試探著肏了兩下,問她還疼嗎?她只說疼,卻不說讓我不做.
這時候,我已經不像開始那樣緊張了,有一種到達目的地的感受,所以我不急.

我覺得是不是這樣壓得她太重了,我足足185斤呢.
我抽出來,我教她側身躺著,她看上去很害怕得樣子,說不做了吧.

我說不要緊啊,再試試,她就照我說的做.
我從後面抱著她瘦小的身子,慢慢地推入,引起她身體的一陣顫抖.

摟著這樣一個小美人,緩緩地活動起來.一下一下地猶如仙境......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[後記]
在餘下的兩天裡,看到她有些憂鬱,我也擔心著。但感覺著好像沒有事兒,只是不愛和我說話,但在老婆面前表現得像什麼也不曾發生一樣.這讓我略感到一點輕 松,但那短暫的輕鬆隨著她的離去也很快消失了,我一直擔心著,生怕她說出去,生怕她懷孕,儘管最後我沒射裡面,但也不保險.

我做賊心虛,在老婆面前不大敢提起雯雯,老婆有時說起她爸媽,間接提到雯雯,我的小美人,聽起來好像沒大事.

直到春節,老婆往她家打電話拜年,拜完了,老婆說要我接,說雯雯要和我說話,我立刻緊張起來,接過電話,她先問叔叔過年好,還是那麼甜,我也問她好.最令我安慰的一句是:她說放了暑假她再來玩兒.
我終於做出正確的判斷,我沒有傷害到她!無論當時她是出於好奇心,還是真的願意,這一切都已經過去了.....

我不用蹲大獄了!
謝謝你!小美人!
你讓我感動!你讓我嘗到了最美的滋味!
暑假?難道是新的期待嗎?
.......


jixuyuedu